第650章 孺子可教

    千岁实在忍不住好奇,挤过去问她:“你买这个作甚?”她还记得小姑娘在船上说过,这趟奉师门之命来购置灵药的,怎么跑来买酒瓮了?

    挪用公款,差评!

    看见两个黑袍客朝自己走来,窦芽原本满怀警惕,闻声不由得微愕:“咦,千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然能听出千岁的声音,目光却往另一个黑袍客身上扫去。陪在千岁身边的,想来就是燕时初了吧?

    千岁不等她念出自己全名就打断了:“嗯,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窦芽欢喜,定了定神才道:“这是霍芳姐想要买回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就为这么个酒瓮,王廷要抄她全家?”才价值一万两银子,还是因为送到迷藏国才卖贵的。

    “啊,不止这一个。”窦芽压低了声音,“据说流落迷藏国的失物有三件,她得全部找回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。”千岁暗中撇了撇嘴,换作她自己,绝无这样的好心,“那几个蛟胆卖出去没?”

    “还、还没有。”窦芽摇头,“麒麟轩给我鉴定说,那东西能值不少灵币,让我寄卖在这里,等上几天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用自己的钱先垫上?”霍芳芳的蛟胆还没卖掉,那么用的就是窦芽的钱,或者说,拢沙宗的钱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燕三郎一开声,窦芽一双妙目就转过来看他,“那是珍贵药材,应该不愁卖吧?”

    燕三郎没看见她的脸,也知道小姑娘这会儿该是皱起了眉头,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能卖掉。”这倒不是安慰之语,只是燕三郎的个人判断。蛟胆是极珍贵的药材,拿来迷藏国发卖再合适不过,“只是麒麟轩想卖个高价罢了。无忧谷的集市刚开,这才在预热阶段。它应该会把好东西留到最热闹的时候才进场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名下也有产业,也参股了商行,知道这些商家惯常用的手段。琳琅市集今天上午才正式开放,客人还不多,过几天人山人海时,各家字号才会拿出压轴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燕三郎和千岁才选在这时过来逛街,挑几件看得上眼的宝贝。否则过几天再来买,货品不知道要被炒成什么价格了。不说别的,现在“酒泉”只要一灵币就能入手,届时或许就得翻个三、四倍的价格。

    气氛嗨起来,人也就不理智了。

    千岁一直挽着他的胳膊,燕三郎突然觉得肋下一疼,人险些打抖。

    她掐他掐得好狠,为什么?

    “琳琅市集已经开了,陪我逛逛摊子去。”千岁拽着他就往外走,“麒麟轩没甚好看的了。”

    哪料窦芽也跟了上来:“啊,等等我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买药材?”跟他们掺和啥?她翻了个白眼,可惜脸上戴着面罩,小姑娘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要呀,可是麒麟轩的好贵,方才我一路走来,看见摊子上也有药材,价格要低一半呢。”女人天生就会比价,虽然窦芽年纪还小。

    千岁不爽,不过路也不是她开的,她拦不住苹果精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她再次伸指,在燕三郎肋下狠掐一把:“想办法甩开她,不然我就给她下点儿笑药,保证让她从街头笑到街尾!”

    燕三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招惹上自家祖宗了?

    窦芽才要跟上,前头的燕三郎却停住脚步,转头对她道:“对了,给你做蛟胆鉴定那人,大概是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“得有六十多了吧,慈眉善目。”窦芽想了想,“说话中气倒是很足。”

    那位鉴定师也六十多了?燕三郎暗中记下,口中却道:

    “我灵币花光了,还要找麒麟轩再卖两样东西,你先去逛罢。”他毫不停顿接下去,“你师门任务还未完成,我们不耽误你时间。”

    的确,师门要求的药草一样都还没买进呢。窦芽有些不舍,但仍然很乖巧:“好,那晚间我来找你们用饭?”

    燕三郎本要顺口说好,忽觉边上有杀气暗生,于是改口道:“晚间我还有事,后叙。你在这里注意安全。”说罢向她点了点头,往外就走。

    窦芽“哦”了一声,目送他俩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麒麟轩的大门,千岁嘿嘿一笑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她家小三儿也不是一笨到底嘛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儿。”这里人来人往,个个行色匆匆,反而是谈话的好地方。横竖两人身高现在也相差无几了,燕三郎微一侧头就能在千岁耳边低语,不虞旁人听见,“你看鉴定师或者伙计如何?应该有人在这里一干就是十来年的,他们应该都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没头没尾,可是千岁一下就听明白了:

    “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小三儿在问她,能不能找到麒麟轩的伙计,搜一搜他们的记忆。对麒麟轩下手是下下之策,迷藏国能做这么多年的买卖,中间也不知多少外来客动过打劫的念头,这些官家字号却都开得好端端地,可见它们必有恁恃。

    能不动麒麟轩最好,千岁也舍不得多花自己宝贵的愿力。

    不过在店里帮忙的伙计,下了工之后都是要回家的。他们家里又不是卫王宫那样的龙潭虎穴,千岁要对付他们可容易得紧。

    “那个笃信察有些古怪。”迷藏国这地方本身就很怪,大家都短命,为什么信察活得长?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天神的特殊眷顾吗?

    燕三郎悄声道:“何止是他,给窦姑娘做鉴定的人也是六十开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也是信察?”千岁也觉奇怪,“信察平时不都高高在上吗,怎么一家麒麟轩里就能遇到两个?”还跑出来给人做鉴定。

    “兴许是他们眼力好,鉴定不易出错。”燕三郎另有关注点,“笃信察也是普通人,没有修为。”

    千岁了然:“你想对他下手?”

    “他身居高位,对麒麟轩的事务必定比店员知道更多,或许对账簿子里的记录有印象。”燕三郎沉吟,“如果能直接问出最好。”进麒麟轩翻账簿子,每次兴起这念头都让他后背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喜欢大魔王娇养指南请大家收藏:()大魔王娇养指南青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